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法律•社会
 
提升我国社会总消费水平途径的实证研究
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者:guangminglw 时间:2024-4-28 18:23:50 阅读:887次 【字体:

提升我国社会总消费水平途径的实证研究



廖祺

摘   要:当前,我国正在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消费是经济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国内大循环的关键环节和重要引擎,对经济具有持久的拉动作用。消费事关保障和改善民生,而消费不足是当前困扰我国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的瓶颈之一。基于此,使用回归模型工具对年龄、总收入、总消费支出等指标进行了深入分析。研究范围包括22岁至70岁之间的个体,发现年龄与消费支出之间存在显著的负相关关系,随着年龄的增加,消费支出在总收入中所占比例会逐渐下降。最后,根据这些结论提出了相关政策建议,包括促进年轻人就业和创业、加强消费引导和培育消费习惯,加强社会教育和意识形态引导等。

关键词:代际收入;消费支出;收入效用;拉动消费

中图分类号:F063.2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673-291X(2024)04-0006-04

引言

我国正在构建一个以国内循环为主体、国内外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目前,多边自由贸易体系面临着巨大的挑战,扩大内需已经成为一个战略重点。消费是国民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推动经济增长的重要动力。只有充分利用国内庞大的市场优势,增强内需对经济发展的根本性作用,才能形成新的发展模式。促进消费增长对于我国进入新的发展阶段至关重要。然而,目前内循环面临的主要障碍之一是消费需求不足,并且我国正处于人口老龄化加速发展的阶段,人口老龄化会导致消费需求结构发生变化,从而影响社会总消费水平。有效激发消费需求,对促进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至关重要。提升我国全社会总消费水平已经成为当前经济发展的重要任务之一。本文旨在从代际收入分配视角探讨提升我国社会总消费水平的途径,以期为促进新的经济发展格局形成提供有益参考。

一、文献述评

影响消费的因素有很多,诸多学者已从收入分配、年龄结构、预防性储蓄、不确定性支出、流动性约束等多角度对消费需求不足的原因给予解释。其中,收入分配与消费的关系研究是收入分配领域研究中的一项重要课题。凯恩斯经典的消费理论认为收入是影响消费的重要因素。学者们对消费、收入分配与经济增长的关系进行了广泛研究。除此之外,消费者的信心、偏好、文化、教育、社会环境等因素也会影响消费需求。

学者们对消费、收入分配与经济增长的关系进行了广泛研究。例如,Matsuyama(2002)提出了雁阵理论,以探讨收入分配对经济增长的影响。该理论指出,大多数人能够负担得起的大众消费对于推动经济发展具有积极作用,而消费和经济增长之间存在相互促进的关系,形成了一种类似雁阵的模式。然而,实现大众消费的前提是大多数人的收入达到一定基本水平。为了促进大众消费并推动经济增长,收入分配既不能过于平均,也不能过于不平等[1]。Razio Attanasio(2002)等通過对消费需求时间序列实证分析研究,得出当期消费会对未来产生影响的结论,并认为这种结果会抑制年轻一代的消费,对经济发展产生不利影响[2]。Attfield 和Cannon(2003)等通过分析年龄结构与总消费的关系,发现年龄结构和总消费呈明显的相关关系,且与生命周期保持一致[3]。李白(2007)认为,收入分配对经济增长的作用都是通过中间传导机制表现出来的,或者是消费结构,或者是教育机制等等[4]。董碧松(2009)等对消费需求与经济增长、收入分配与经济增长之间的关系进行了实证分析,得出了收入分配调整会对经济长期稳定增长产生重要作用的结论[5]。刘辉煌(2013)等学者采用系统论和耦合理论的方法,评估了收入分配与消费需求之间的耦合度。他们的研究发现,我国收入分配与消费需求之间存在较高的耦合度。这意味着收入分配与消费需求之间的相互匹配程度较高,在短期内可以推动消费需求结构的有效升级,引发持续较快的经济增长[6]。

除了收入分配因素,人口年龄也被指出与消费息息相关。生命周期消费理论认为,人们的消费倾向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下降。随着年龄的增长,人们更加注重储蓄和投资,以满足未来可能出现的需求,如退休金、子女教育等。因此可见,年龄与边际消费倾向之间存在负相关关系。2020年,我国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占总人口比重达11.97%。老年人比例的增加伴随着社会消费的减少,被称为“退休消费谜题”[7]。研究表明,在我国,老年人的消费潜力与实际消费之间存在显著差异。这可能是由于过去的饥荒、贫困以及传统社会对老年人的狭隘理解等因素的影响,导致老年人的消费特征更为保守、务实和谨慎,从而使消费欲望和消费心理在一定程度上滞后于消费能力[8]。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我国庞大的老年人口所具有的消费潜力并没有完全转化为实际消费。许多研究已经证明,人口结构会影响我国经济的持续发展。这是因为不同年龄段的人口在消费能力、消费倾向、消费心理和消费习惯等方面存在显著差异,与人口年龄相关的各种变量通过各种途径最终影响到消费需求。

中国人口年龄结构变动带来的冲击是错综复杂的,例如,人口年龄结构的变化会影响消费、储蓄和经济增长等方面。不同年龄层的收入差距,即整个社会层面的代际收入差距涉及到个体能力、财富随时间积累程度以及代际财富传承的因素,也受到国家人口年龄结构以及社会保障、收入分配制度等方面的影响。其结果是,一部分年轻人主要由于收入水平较低甚至入不敷出,财富基础较弱而没有钱消费;另一部分老年人由于多种原因消费不足,使整体社会消费能力没有释放出来。从现有的研究成果来看,我国代际收入差距对消费的影响研究领域还没有形成确切结论。

我国老年人占总人口比重逐渐增加。年轻人和老年人这两个群体的消费需求与收入水平不匹配是一个常见现象。一方面,我国年轻人的消费需求很大,他们需要在年轻时完成购房、结婚生子等高消费需求,但由于收入和财富积累不足,难以满足这些需求。另一方面,当他们进入中老年后,收入较高,但消费需求却较低。居民退休后的消费会显著下降的现象被称为“退休消费困惑”[9]。老年人的消费行为通常表现为惯性消费和利他性消费,他们更倾向于储蓄以确保未来的生活保障[10]。

总之,当学者们研究消费、收入分配和经济增长之间的关系时,他们往往更关注收入分配与消费之间的关系以及收入分配对经济增长的影响,而较少考虑不同年龄段之间的收入与消费差异和冲突,从代际收入分配差距角度研究对消费水平影响的还很少见。本文试图从不同年龄段的消费需求角度出发研究通过增加社会总消费来刺激经济增长。

二、代际收入分配理念提出的逻辑内涵及定义

西斯蒙第在其研究中指出,经济增长的走势受到总收入在消费与积累之间的分配比例直接影响。他认为,收入分配不均会导致消费和投资倾向的降低,从而影响消费需求和有效需求的增加,最终对经济增长构成阻碍。因此,西斯蒙第主张有必要对收入分配进行干预和调控,以实现更加均衡的经济增长。

在中国的具体情况下,存在着实际收入与预期消费需求之间的巨大差距,尤其是在不同年龄阶段。年轻人因为高涨的消费需求,往往难以满足其实际收入,而相较之下,中老年人不仅能够满足基本的消费需求,还能够进行储蓄。这一现象不仅影响了年轻人的生活水平,也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整体的消费能力。因此,提升年轻人的收入水平成为刺激消费、促进经济增长的重要途径之一。

本文从全社会代际收入分配的角度出发,着眼于社会消费需求不足问题,提出将可获得收入的生命周期划分为青年、中年和老年三个时期。代际收入分配理念通过满足不同年龄阶段的消费需求,有望刺激消费,促进经济增长。为实现这一目标,可以通过发展养老产业、鼓励中老人消费等措施来激发中老年人的消费潜力。同时,建立合理的社会保障制度也是为老年人提供基本保障,满足其消费需求的重要手段。

三、实证分析

消费支出在总收入中所占的比例是衡量消费水平的重要指标。实证分析部分利用中国家庭收入调查2013年的相关数据,对年龄、总收入、總消费支出等指标进行深入分析。研究范围包括22—70岁的个体。选择广泛的年龄范围可以覆盖从青年到中年再到老年的个体,使得研究结果更具代表性。这样可以更全面地了解不同年龄段人群的收入和消费行为,揭示潜在的年龄与经济变量之间的关联。并且,22—70岁的个体通常处于工作和生活的主要阶段,他们在家庭收入和消费支出方面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由于对年轻人和老年人的具体定义因时代和观点而异,也随着时代的演进而变化,因此在本研究中,我们采用了连续数据的方法进行回归分析,避免了使用虚拟变量。

中国家庭收入调查数据库主要以家庭为单位进行数据处理,且其中较多的家庭结构是两个家长和一个孩子。然而,在本研究中我们主要关注参与工作的劳动力,为了确保研究的准确性和可靠性,我们进行了数据处理,将未参与工作的成员从数据库中排除,并且结合了多个文件进行匹配,以得到最终的样本数据。

在样本数据中,年龄变量呈现正态分布,平均年龄为44岁。为了更深入地了解家庭收入、消费支出等指标之间的关系,我们将继续进行详细的统计分析和建立回归模型。

为了研究消费支出在总收入中所占比例与年龄间的关系,建立简单回归模型:

Rate=c+α*age

其中,c为消费,Rate为总消费支出在总收入中的占比。同时,由于CHIP数据来自随机抽样,在进行异方差检验时并没有异方差的存在,因此可直接进行OLS回归,结果如表1所示。

从表1的数据可以观察到,随着年龄的增长,总消费支出在总收入中所占的比例逐渐减少,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0.141 1个百分点,并且该系数通过了显著性水平为5%的检验。回归系数的估计是显著的,即年龄与消费支出比例之间的关系在统计上是显著的。常数项为0.832 1,表明至少平均有83.21%的收入用于消费支出,而用于储蓄的部分在收入中所占比例少于20%。

这一发现揭示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即年轻人在总收入中所占的消费支出比例更高,反映出他们具有较高的边际消费倾向。这可以通过经济学中的理论得到解释。年轻人通常处于事业的起步阶段,收入水平相对较低,因此每增加一单位的收入对他们的生活改善都能带来较大的效用,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他们在收入增加时更倾向于增加消费支出。

此外,根据生命周期消费理论,人们的消费倾向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下降。随着年龄的增加,人们更加注重储蓄和投资,以满足未来可能出现的需求,如退休金、子女教育等。因此,年龄与边际消费倾向之间存在负相关关系。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年轻人增加一单位的收入带来的消费的增量比中老年人减少一单位收入所带来消费的减少量要多。

从这一研究结果可以得出结论,代际收入分配理念的实施可能会增加全社会整体总消费。通过理解不同年龄段人群的消费行为,可以制定更有针对性的经济政策,促进经济的健康发展。这也提醒我们,社会应该注重关注不同年龄阶段人群的经济状况,采取措施促进年轻人的收入增长,同时支持中老年人的消费,以实现更加均衡和可持续的经济增长。

四、政策建议

年轻人具有较高的边际消费倾向,这是由于他们收入较低、边际效用较高以及处于事业起步阶段的特点所决定的。然而,随着年龄的增长,个体的消费行为逐渐发生变化。人们在经历了初期的职业发展阶段后,逐渐更加注重长期规划和储蓄。这一趋势符合生命周期消费理论的观点,即随着个体年龄的增长,他们更加关注未来可能出现的需求,如退休金、子女教育等,从而导致边际消费倾向的下降。理论和实证结果的一致性为我们提供了更加深入的理解,加深了我们对消费行为背后机制的认识。

在面对这一现象的基础上,政府可以采取一系列政策措施,以激活沉淀收入、拉动全社会消费,进而促进经济增长。

(一)促进年轻人就业和创业是激活沉淀收入的关键途径

政府可以通过加强职业培训和技能提升提高年轻人的就业竞争力,帮助他们更好融入工作市场,提高收入水平。此外,提供创业支持政策,如相关的贷款、补贴和税收优惠,可以鼓励年轻人积极创业,为他们提供更多增加收入的机会。

(二)加强消费引导、培育良好的消费习惯也是重要的政策方向

政府可以通过加大对消费的宣传力度,倡导理性消费和可持续消费观念,培养居民良好的消费习惯和品质消费意识。为此,优化消费环境,提供更加丰富多样的消费场所和服务,吸引年轻人增加消费,也是一个有效的手段。此外,引导科技创新消费,鼓励年轻人积极参与科技创新和数字经济领域,推动新兴消费方式的发展,有望激发更多的消费需求。

(三)发展老年友好型消费市场,对于满足老年人日益增长的消费需求,促进经济增长也至关重要

政府应鼓励老年人参与消费,为他们提供更多适合需求的商品和服务。在完善老年人消费保障体系的基础上,提高老年人的消费能力,有助于形成更为健康、平衡的消费结构。

(四)加强社会教育和意识形态引导也是影响消费行为的关键因素

政府可以通过加强金融知识教育,提高居民的金融素养和理财能力,以助于居民更加理性规划消费和储蓄;通过引导居民树立正确的消费观念,合理安排消费和储蓄,以助于形成更为稳健的消费结构。

综上,通过以上政策措施,政府可以在不同层面刺激消费,激活沉淀收入,拉动全社会的消费水平,促进经济的增长。然而,具体实施时必须结合当时的社会经济状况进行考察和制定相应政策,并确保政策的可行性和可持续性。此外,政府在制定政策时需要与现行法律法规协调,综合各方面的意见和条件,以确保政策的有效性和整体的社会经济平衡。通过这些努力,就有望建设一个更加稳健、可持续的消费体系,为全面促进经济增长创造更为有利的条件。

参考文献:

[1]   Kiminri Matsuyama,The Rise of Mass Consumption Societies[J].Journal ofPolitical Economy,2002(5).

[2]   Orazio Attanasio, Gabiella Berloffa, Richard Blundell, Ian Preston, From Earnings Inequality to Consumption Inequality[J].The Economic Journal,2002(3).

[3]   Attfield,C.and Cannon,E. The Impact of Age Distribution Variables on the Long Run Consumption Function[M].University of Bristol:Discussion Paper 03/546,2003.

[4]   李白.收入分配影響经济增长的理论与实证研究[D].哈尔滨:黑龙江大学,2007.

[5]   董碧松,张少杰.收入分配与经济增长:基于消费需求视角的研究[J].经济问题,2009(9).

[6]   苏兴琳.中国人口老龄化与居民消费[D].济南:山东大学,2013.

[7]   邢宇飞.我国养老金制度改革中的消费曲线分析及政策建议[J].河南社会科学,2005(13).

[8]   吴敏,熊鹰.年龄、时期和队列视角下中国老年消费变迁[J].人口与经济,2021(5):69-80.

[9]   杨赞,赵丽清,陈杰.中国城镇老年家庭的消费行为特征研究[J].统计研究,2013,30(12):6.

[10]   乔晓春.如何满足未满足的养老需求:兼论养老服务体系建设[J].社会政策研究,2020(1).


上一篇|下一篇

 相关评论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昵称:
 评论内容:
 验证码: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咨询电话: 13891856539  欢迎投稿:gmlwfbzx@163.com  gmlwfb@163.com
617765117  243223901(发表)  741156950(论文写作指导)63777606     13891856539   (同微信)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光明论文发表中心 公司地址:西安市碑林区南大街169号-6
CopyRight ©  2006-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维护:中联世纪  网站管理
访问 人次
国家信息产业部ICP备案:陕ICP备17019044号-1 网监备案号:XA129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