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文化•教育
 
本科院校“幼儿园管理”课程线上线下混合式教学的实践探索
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者:guangminglw 时间:2024-4-29 17:49:21 阅读:884次 【字体:

本科院校“幼儿园管理”课程线上线下混合式教学的实践探索

2

关键词:幼儿园管理线下知识点


陆宝君 陈妙霞 刘幼玲 吴细如

[摘           要]  信息技术与教师教育深度融合是数字时代教师教育深化发展的显著特征和必然趋势。“幼儿园管理”课程可通过采用“二维三阶”混合式教学组织模式、制订驱动学生自主学习的任务单、着重运用案例教学法、鼓励学生参与课程评价等行动破解传统教学存在的问题,为进一步提高混合式教学质量,还需结合提升教师数字素养、端正学生学习态度、融洽师生关系等措施进行改进。

[关    键   词]  本科院校;“幼儿园管理”;混合式教学

[中图分类号]  G642                   [文献标志码]  A                   [文章编号]  2096-0603(2024)09-0045-04

高校课堂中的教师逐渐感受到“互联网+”教育已从技术变革、行为变革到思维变革多个层次上深刻地改变高校教育教学活动,深刻意识到以教师为中心的传统教学模式已亟待改变。向何处变?如何变?《教育部关于加快建设高水平本科教育  全面提高人才培养能力的意见》[1]明确提出“以学生发展为中心,通过教学改革促进学习革命,积极推广小班化教学、混合式教学、翻转课堂,大力推进智慧教室建设,构建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教学模式”,线上线下混合式教学有利于教师专业发展,有助于提高课堂教学效率,能解决传统教学的困境[2]。因此,课程组成员积极响应时代的召唤,主动探索“幼儿园管理”课程传统教学模式之变,以推进本科院校学前教育专业理论课程线上线下混合式教学改革。

一、“幼儿园管理”课程传统教学模式存在的问题

(一)教学课时有限,难以支持课程教学任务

“幼儿园管理”课程旨在让学前教育专业学生掌握现代幼教行政管理和幼儿园管理的基本理论等知识,了解我国幼教管理的政策和法规,以培养能经常关注幼教管理实践、正确分析和解决幼儿园管理遇到的实际问题、发展管理研究意识与同伴合作学习等能力,能树立科学管理观,并立志成为新时代“四有”学前教育管理工作者。课程内容涵盖了幼儿园管理体制、幼儿园卫生保健与安全管理、幼儿园保教工作管理、幼儿园班级管理等九个章节,各个章节均涉及基本概念、特征、原则、管理内容与策略及注意事项等理论知识,仅有的32学时难以支持课程知识体系的教学任务,学时有限与内容覆盖面广的矛盾成为“幼儿园管理”课程传统教学最主要的冲突。

(二)教学方法单一,难以彰显学生的主体地位

反思“幼儿园管理”课程教学方法,存在“教学方法比较单一、教学过程中师生互动的缺乏、案例教学法的运用局限”[3]等问题。在进行课程设计时,虽然强调采用个人自学、合作探究、班级授课、交流研讨等教学组织形式,强调使用包括讲授法、讨论法、探究法等教学方法,但学时有限难以支持课程内容庞杂的教学任务,任课教师倾向于尽可能多地倾囊相授,希望给予学生更加完整、系统的课程知识体系,导致教师难以进行小组研讨等凸显学生主体地位、激发学生学习主动性的教学方法。传统的讲授法容易造成教师“滔滔不绝”地全力灌输、学生“浑浑噩噩”地被动接受,久而久之,学生容易形成信息接受惯性、学习惰性,甚至失去对课程的兴趣和学习的热情;教师则在全力以赴中得不到理想的回应,无法在全身心付出中感受到教学的幸福感。

(三)课程评价方式单一,难以调动学生的学习动力

“幼儿园管理”课程成绩由过程性评价和终结性评价构成,其中过程性评价包括平时考勤、课堂互动、小组作业,终结性评价是指期末闭卷考试成绩。评价的主体基本上以任课教师为主,学生较难参与到课程的评价中。在过程性评价的“课堂互动”项目中,课程组教师虽然尽可能以客观公正的方式做好学生表现的登记工作,但课堂仍难以兼顾众多学生,仍无法及时记录每位学生的表现,如课堂提问环节,大部分学生难以获得表达自己见解的机会,这种无法兼顾大部分学生的评价方式显然有悖于“客观公正”的评价原则,不仅令学生无法得到平等的表现机会,还在无形中挫伤学生参与的积极性,久而久之,将影响课堂的互动氛围和教学效果,也将影响学生对教师的信任感。

二、“幼儿园管理”课程线上线下混合式教学的探索

混合式教学改革主要包含构建优质在线直播课程、基于优质在线开放课程资源、基于“互联网+”“智能+”等教学媒介或教学资源(含自建资源)三种教学场景[4],“幼儿园管理”课程基于优质在线开放课程资源,依托超星学习平台,借助教育信息化手段,改变传统课堂中教师讲、学生听为学生自主进行线上学习、线下小组合作与师生互动的学习方式,在传承传统教学模式优势的基础上,破解时空限制和教学资源的局限,实现时空的融通和教学资源的无限共享。

(一)二维三阶:混合式教学组织实施的保障

混合式教学过程有“课前、课中、课后”[5]“课前自学—线下教学—课后复习”[6]三阶段的流程,有“面对面学习前(线上学习)—面对面学习(线下学习)—面对面学习后(线上学习)—下次面对面学习前(线上学习)”四阶段的串联设计[7]。课程组教师在参考这两种设计的基础上,将混合式教學过程从时间和空间维度进行设计,以时间维度划分为“课前、课中、课后”三个阶段,以空间维度划分为线上自主学习、线下同伴合作学习、线下教师讲授等阶段。具体为课前(线上:知识点的视频学习,线下:小组合作研究学习)、课中(线下:知识点补充教学,小组成果展示,教师解惑)、课后(线上线下:知识点消化,学习成果修订,教师解惑,同伴研讨),互动形式注重生生互动、生师互动、师生互动,见图1。

1.课前阶段:强调学生自主学习与合作探究

课前的小组合作研究是线上线下混合式教学不可或缺的环节,学生需要根据学习任务单完成小组汇报、问题研讨、提出疑惑等任务,需要合作收集、阅读、分析文献,撰写发言提纲,制作课件。其中,知识点的视频学习是小组合作学习的基础,只有各成员对知识点足够理解的情况下,才能有效地完成小组任务,如第一章的“幼儿园管理概述”需要学生在线学习PDCA管理过程理论后,才能完成学习单中“运用PDCA分析幼儿园教师某项工作任务,录制视频”的任务。这一阶段强调学生主动建构知识,还强调学生自主学习与合作探究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反思性。

2.课中阶段:强调师生互动与同伴学习

课中的线下课堂教学主要以补充线上教学知识点、学生小组合作探究的成果展示,辅以教师针对学生线上学习疑惑进行集中解答。如第一章幼儿园管理概述的线上学习资源包括“管理含义、幼儿园管理原则与方法、幼儿园管理过程”等知识点,经分析发现缺乏“幼儿园目标管理”的知识,所以第一章的线下课堂教学以“补充知识点”为主;而第八章幼儿园公共关系管理中的线上学习资源已基本涵盖章节各知识点,故线下课堂教学则以案例分析和小组学习成果汇报为主。这一阶段强调知识点的理解和知识体系的梳理,也强调师生、生生间的互动、展示、分享。

3.课后阶段:强调学生的知识反刍与能力提升

第三个阶段要求学生根据教师和同伴对其课堂展示环节的提问、建议或意见,按照一定的格式进行记录和整理,修订和完善小组合作探究学习成果,并分享到超星学习平台。这一阶段强调知识点的巩固和提升的同时,亦强调知识点的运用与分享。

(二)学习任务单:驱动学生自主学习的实现载体

任务驱动教学模式有别于先学习理论而后进行相关任务学习的方式,具有“从被动接受到主动探究、从理论学习到理论与实践相结合、从单方评价到多元评价”的特殊价值[8],已形成“以任务为主线、以教师为主导、以学生为主体”的基本特征[9]。“幼儿园管理”课程依托学习任务单为载体,通过设计并布置任务、选择并完成任务、汇报并讨论任务、点评并總结任务的具体实施步骤,将传统教学模式的听课、记笔记改变为线上个性化学习、线下小组合作学习的任务驱动教学模式,以课程理论知识的理解、运用、拓展为任务,驱动学生通过生生之间的合作实现教学目标。学习任务单的运用不仅为学生的自主学习、合作探究学习提供了依据和范围,还为学生创设一个具体任务的情境,让学生在任务情境中运用已有知识尝试解决问题、完成任务,使其在完成学习任务单的过程中,完成对课程理论知识的意义建构。

(三)案例研讨:检验学生线上学习效果的实现途径

线下课堂学习既是线上自主学习的起点,又是线上自主学习的延伸,以知识点为主要任务的自主学习可通过单元测试检验学习成效,还可通过线下课堂中的案例教学设计进行检验。在每个章节理论知识教学的基础上,课程组教师根据课程教学内容精心筛选、编订幼儿园管理的典型案例,同时鼓励学生根据课程知识点的内容搜集相关案例,为每一章节配套设计了实用案例和有趣的幼儿园工作情景剧,以真实的幼儿园工作情景引发学生共鸣。在线下课堂教学中,由案例再现(模仿)幼儿园真实的管理情境,引发学生思考,提示学生围绕课程的理论知识分析、解决案例中的管理问题,通过生生互动、师生互动,促进学生对幼儿园管理理论知识的学习、理解和消化吸收。线下课堂案例教学基本能够检验学生对知识点的理解和掌握程度,同时也能激发学生的参与度,提升学生思考、分析和解决幼儿园管理实践问题的能力。

(四)学生参与评价:激发学生学习动力的有效措施

课程考核应兼顾学生基本知识的掌握与应用能力及课堂主动性的培养,科学的考核方法既能使教师发现教学中存在的问题,又能够帮助学生树立正确的学习观,因此,“幼儿园管理”课程注重考勤、学生课堂互动、小组合作学习的形成性评价和课程论文的终结性评价。其中形成性评价注重全面衡量学生在课前、课中、课后学习的投入程度与效果,注重学生学习的每一个过程和知识能力的螺旋式上升,注重各小组合作成果的质量、合作交往能力和团体意识。评价主体包括教师、学生,评价方式包括小组内互评、小组间互评、个体自评和教师评价,具体方式由任务性质而定,如涉及“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任务,教师则不参与评价,如涉及价值信念的任务,教师则占主要的评价权重。“幼儿园管理”课程由学生自评与他评相结合的过程性评价,充分体现了评价的多元性,体现了对学生的尊重,有利于培养学生自我学习、自我分析的意识和主动性,有利于培养学生互相督促、相互学习的意识和能力,而这正是本科院校课程教学所追求的目标。

三、“幼儿园管理”课程线上线下混合式教学质效提升策略

(一)教师应进一步提升自身数字素养

在创新和技术进化的推动下,数字化转型正在重塑教育的未来,学习者具备数字能力,才能更好地在一个越来越以数字技术为媒介的世界中生活、工作、学习和发展[10],教师数字素养是教师适当利用数字技术获取、加工、使用、管理和评价数字信息和资源,发现、分析和解决教育教学问题,优化、创新和变革教育教学活动而具有的意识、能力和责任,涵盖数字化意识、数字技术知识与技能、数字化应用、数字社会责任及专业发展五个一级维度[11]。从“幼儿园管理”课程线上线下混合式教学实施现状来看,课程组教师虽然具备“数字化意识、数字社会责任”,但在“数字技术知识与技能、数字化应用”方面仍存在提升空间,如存在智慧教室“智慧特性”运用不充分、忽视智慧教室数字工具实时收集学生反馈及改进教学行为价值等问题,需要课程组教师根据混合式教学特点,加强数字化学习与研修,以更充分地发挥智慧教室的“智慧性”功能,利用数字技术资源支持数字化教学问题,不断创新线上线下混合式教学模式,提升“幼儿园管理”课程教学质效。

(二)学生应进一步端正学习态度

“幼儿园管理”课程的学习,要求学生不仅是当下“大学生”的身份,更应是未来“幼教管理者”的角色。但在课程教学过程中发现学生的学习角色仍存在定位偏差的问题,如存在被动接受课程任务、依赖小组其他成员等现象。理想型的合作小组组建原则为自主组建,小组中的主持人、资料收集、汇报和质疑等角色由小组成员轮流担任,每一个学习任务均由所有组员共同研讨完成。但在实践过程中仍发现存在浑水摸鱼的现象,虽属个例,但学生主动寻求同伴合作学习、主动承担团队任务等意识仍存在增强的空间,需要学生进一步端正学习态度,以未来职业角色参与课程的学习,主动完成学习任务,如学有余力,可阅读管理学的相关书籍,进一步提高自身的管理素养。

(三)师生均应主动融洽师生关系

“幼儿园管理”课程线上线下混合式教学中,合作学习的小组存在成员互动机会与频率失衡的现象,如小组长或较为活跃的学生主动发起互动的频率比较多,而部分学生则相对被动。混合式教学由于增加线上学习时间,势必相对应地减少线下师生互动时间,导致师生之间产生疏离感,从而出现情感基础不牢等师生关系问题。因此,课程组教师应在了解、尊重和信任学生的基础上,主动挖掘师生关系的情感生成点,构建基于混合式教学的主体间性新型师生关系,真正成为学生学习的策划者、调控者、支持者,以促成积极融洽的师生关系;学生也应主动适应混合式教学中存在面对面互动频率变少的事实,主动成为师生互动、生生互动的发起者,与教师、同学形成平等共进、和谐融洽的学习共同体。

四、结束语

特殊时期大规模的线上教学实践推动了线上教学技术的成熟,“线上教学已经不再是一种选择,而是一种必然趋势”[12],但线上教学也断然不可完全取代线下教学,故整合线上、线下两种教学方式优势的混合式教学,是改变传统课程教学模式的较优选择,可以说混合式教学“不仅反映了高等教育信息化的重要实践走向,还肩负了推动高校课堂改革的重要使命”[13]。“幼儿园管理”将以推进本科院校学前教育专业理论课程混合式教学改革为使命,继续以开放与多元融通的理念,在教学改革行动中及时动态调适,在教学改革研究中持续深化拓展。

参考文献:

[1]教育部关于加快建设高水平本科教育全面提高人才培养能力的意见[EB/OL].(2018-10-08)[2023-12-24].http://www.moe.gov.cn/srcsite/A08/s7056/201810/t20181017_351887.html.

[2]孙畅.线上线下混合式教学法在高校教学中的应用:以公共管理学教学为例[J].现代职业教育, 2022(22):40-42.

[3]寇超.《幼儿园管理概论》课程教学方法的改革和探索:以陕西学前师范学院为例[J].考试周刊,2018(76):190.

[4]衡希.线上线下混合教学模式在人力资源管理课程中的应用[J].陕西教育(高教),2022(9):33-35.

[5]李逢庆,韩晓玲.混合式教学质量评价体系的构建与实践[J].中国电化教育,2017(11):108-113.

[6][9]李国平,王晓青,柴春鹏,等.基于MOOC的线上线下混合教学模式在《高分子物理》中的教学探索:以“高分子的分子运动”为例[J].高分子通报,2022(10):162-168.

[7]兰迪·加里森,诺曼·D.沃恩.高校教学中的混合式学习:框架、原则和指导[M].丁妍,高亚萍,译.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19:54-72.

[8]陈思曼.任务驱动教学模式在幼儿园组织与管理类课程中的运用[J].教育观察,2020,9(8):140-141.

[10]European Commission.The Digital Education Action Plan(2021-2027)[EB/OL].(2020-10-26)[2023-12-24].https://ec.europa.eu/education/education-in-the-eu/digital-education-action-plan_en.

[11]教育部關于发布《教师数字素养》教育行业标准的通知[EB/OL].(2022-12-02)[2023-12-24].http://www.moe.gov.cn/srcsite/A16/s3342/202302/t20230214_10

44634.html.

[12]Dhawan S.Online Learning:A Panacea in the Time of COVID-19 Crisis[J]. Journal of Educational Technology Systems,2020,49(1):5-22.

[13]管恩京.混合式教学有效性评价研究与实践[M].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1-2.


上一篇|下一篇

 相关评论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昵称:
 评论内容:
 验证码: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咨询电话: 13891856539  欢迎投稿:gmlwfbzx@163.com  gmlwfb@163.com
617765117  243223901(发表)  741156950(论文写作指导)63777606     13891856539   (同微信)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光明论文发表中心 公司地址:西安市碑林区南大街169号-6
CopyRight ©  2006-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维护:中联世纪  网站管理
访问 人次
国家信息产业部ICP备案:陕ICP备17019044号-1 网监备案号:XA12993